欢迎光临南京企业法律服务网!
设为主页|收藏本站|   致力于南京法律服务第一品牌
法律咨询服务
论农民工劳动权益的法律保护
时间:2015年12月18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点击:

   一、农民工劳动权益保护方面存在的现实问题

    (一)在就业工种方面受到歧视

    在现实国情面前,农民工没有平等的就业权,所从事的都是脏、累、险、重的粗活。只有那些为城市劳动者所不屑的工种,才允许由农民工填补。其他工种,则没有就业的机会。

    (二)农民工工资增长缓慢,工资水平普遍偏低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取得了快速发展,年均GDP以10%左右的速度增长。但农民工的工资收入水平却没有得到相应的提高。由于农民工工资增长缓慢,以及大多数农民工在低端劳动力市场就业,导致农民工工资水平普遍较低。具体表现为:一是工资标准较低;二是工资分配中普遍存在同工不同酬,收入水平难以与城镇职工一致,特别是与他们工作最脏、最累、最险的劳动付出不成正比;三是部分企业将最低工资标准作为支付标准,按其确定所有农民工的工资,明显压低了农民工应有工资水平。

    (三)在工作中工时长,劳动环境恶劣,职业病、工伤事故多有发生,威胁农民工身心健康、人身安全

    在住的方面,许多民工为了省去住房开支,住在简易工棚,冬天冷、夏天热,有的甚至遭到非人待遇。一些企业,任意让员工加班加点,毫无节制,却不支付延长劳动时间的报酬。有些雇主把单位时间的劳动报酬压到最低,迫使工人选择用加班形式多挣一点钱。有的以计件工资为借口,压低工价变相延长工时。在不太规范的中小企业打工的农民工基本没有休息权的概念,每天平均工作时间在10小时以上是正常的。《劳动法》中工人特殊原因每天延长工作时间不得超过3小时,每月不得超过36小时的规定远远没有得到落实。延长劳动时间,增加劳动强度,既损害工人身体健康,又容易发生工伤事故。

    (四)在一些行业中存在着克扣、拖欠、拒付农民工劳动报酬的现象,且普遍、严重

    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城市农民工生活质量状况调查报告》称,在调查的农民工中,被克扣过报酬的占被调查总数的20%,其中经常被克扣的占被克扣过报酬农民工的8.81%,偶尔被克扣的占81.19%。农民工被拖欠报酬时间最短1个月,最长达8年,平均拖欠4个月。被拖欠过半年以下的农民工占被拖欠总人数的90.49%。76%的农民工在节假日加班未享受过加班工资。有些企业甚至通过扣留部分工资做押金,强迫农民工加班加点。

    (五)农民工缺乏基本的社会保障,农民工的劳动权益受侵害后难以得到及时的法律救济

    农民工养老、医疗、工伤、生育等得不到应有的保障。一旦劳动能力受损,就面临失业的危险,甚至整个家庭陷入困境。农民工在遭受就业歧视以及工资拖欠等问题时,寻求法律救济途径较窄。对农民工实施歧视的用人单位和城市的有关部门,很难受到法律的制裁。而在出现劳动纠纷时,他们又常常很难在短期内利用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权利。实践中,在仲裁前置的仲裁阶段,劳动者不能依据相关法律申请财产保全,这势必会给恶意逃薪者提供“宝贵的时间”。而这些对农民工而言,时间上耗不起、经济上也承受不起,他们与资方的谈判能力也降到最低。

    二、农民工权益保护方面的法律困境

    (一)劳动保障法制不健全,立法层次较低,效力等级不高

    虽然现有的劳动保障法律法规和相关政策对劳动者的合法权益作了许多规定,却未能有针对性地对农民工这样的弱势群体给予特殊保护,为他们提供便捷有效的保护措施和手段。对他们也没有明确的法律定位。我国的《劳动法》本身存在许多不完善的地方,它主要保护对象是已经找到工作的职工,而那些因为受到歧视没有找到工作的农民工很难通过《劳动法》得到法律救济。由于法律的缺乏,政策便起主导作用,用政策来填补法律缺乏是可以的,但这只能是短期行为和无奈之举。于是现行涉及工资支付、劳动合同的具体规定只是颁布规章,立法层次较低,其法律权威性和稳定性无法保证。这些规章由于无上位法的依据,对工资支付、劳动合同签订、争议处理及违法责任的追究等问题做出的具体规定也就受到限制。同时,我国针对农民工权益保护的规定各地区之间存在差异,难以协调统一,在农民工流动性很大的情况下,往往让他们无所适从。而具体到民工工资的支付上,我国《劳动法》和《工资支付暂行规定》等关于工资条款的规定均显得原则性过强,缺乏可操作性。属于典型的“有规定,没标准”,对于工资支付的方式、标准、项目都没有明确规定,对随意克扣、拖欠民工工资的老板,因法律处罚依据不足、手段不硬等缺陷,无法真实有效地保护民工这一弱势群体的合法利益[1]。

    (二)劳动争议处理机制存在明显缺陷

    我国劳动法为劳动者和用人单位解决劳动争议设置了“协商—调解—仲裁—诉讼”的渠道。调解虽然不是解决劳动争议的必经程序,但它是解决劳动争议的重要手段,在我国计划经济时期曾经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但现在,据有关部门粗略统计,经过企业设立的调解机构调处的劳动纠纷还不到诉到仲裁和法院处理的案件的十分之一。有的企业干脆就没有企业调解机构。我国法律规定劳动争议采取先仲裁、后诉讼的处理程序,表面上看仿佛是给当事人增加了一道解决纠纷、维护利益的机会,而实际执行中却是给当事人增加了诉累。

    (三)劳动行政执法力量薄弱,法律法规对违法行为处罚力度不够

    我国有关工资权益保障的法律规定中处罚的条文很少。对于违法拖欠工资的行为,只在《劳动法》第85条有确定的法律责任规定,且限定在经济责任范围内,加之缺乏行政部门查处的具体程序规定,可操作性不强、处罚力度明显不够。这不仅难以有效治理企业违法行为,也不能很好地保障农民工的合法权益。

    三、完善我国农民工劳动权益保护方面的思考

    (一)进行户籍制度改革,从根本上保护农民工合法权益不受侵犯

    农民工劳动权益的保护不仅要治标还要治本,推进制度改革就是一项治本的措施,而且在制度上进行有目的的、系统的改革,就会推动各项政策的调整与组织的重构,会带来农民工劳动权益保障问题的解决。制度改革的目标是消除对农民工,更广义的是农村人口的各种歧视,使农民工享有与城市居民同等的待遇。从制度上解决了农民工劳动权益保障问题,那么每个农民工不论从事什么职业,不论居住在何地,不论什么身份,都能享受与城市居民同等待遇,那么农民工在流动过程中就不会遭受歧视和不公平待遇。

    (二)应制定农民工劳动权益维护的专门法律或地方规范性文件

    我国是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行政格局,中央政令能否在地方实现,需要有法律作后盾,只有刚性的法律,以国家强制力作后盾,方能保证相关政策真正落实,因此应制定一部农民工权益保护法,将农民工的劳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权益全面规范,规定侵犯农民工劳动权益应承担的法律责任,并赋予其法律救济渠道。或者由地方先行立法,制定农民工劳动权益维护的规范性文件,向农民工权益维护倾斜,从而使其相对弱势地位改观,最终实现社会公平。

    (三)强化劳动监察,加大劳动违法行为的查处力度

    目前,全国各地的劳动监察人员数量普遍不足,难以适应当前农民工维权需要,执法人员的缺乏,造成用人单位的违法行为得不到有效的监管,致使农民工的合法劳动权益不能得到及时解决。所以,应当扩充劳动监察人员的编制,保证足够数量的劳动监察人员,这样才能落实对用人单位的日常检查,预防损害农民工劳动权益案件的发生。同时,加强劳动工资政策法规的宣传教育。在监察队伍建设上,要充实劳动保障监察队伍,增加监察机构和人员编制,抓好专项培训,全面提高劳动监察队伍的整体素质。

    (四)加强法制宣传教育,提高用人单位的法制观念和农民工的依法维权意识

    大力拓宽劳动保障普法宣传教育渠道,扩大宣传教育覆盖面,灵活运用各种宣传教育手段,广泛深入持久地开展相关法制宣传活动,提高用人单位执行劳动保障法律法规的自觉性,增强农民工依法维护自身权益的意识,使农民工都能熟悉和正确地用法律法规维护自身的正当权益。司法部门也要把民工维权纳入法律保护范围,列入法律援助计划,向民工提供必要的法律咨询和法律服务。劳动管理部门应当帮助工人组建自主工会,最大限度地吸收农民工加入工会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