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南京企业法律服务网!
设为主页|收藏本站|   致力于南京法律服务第一品牌
法律咨询服务
担保权人在法定期间内行使担保物权应予支持
时间:2015年01月17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点击:
【案情】
  原告: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方城县支行。
  被告:金一。
  1999年7月23日,金一以其所有的房屋及土地使用权作抵押,与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方城县支行(以下简称方城农行)签订了抵押担保借款合同,约定:借款金额为12万元,借款期限自1999年7月23日起至2000年1月23日止,月息为4.608‰。方城农行分别取得了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抵押许可证和房屋他项权证。借款到期后,金一自2001年8月27日至2006年12月12日向方城农行归还本金95000元和利息49344.2元,利息付至2005年2月18日。金一未归还下欠借款本金及利息,方城农行于2010年3月31日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1.金一偿还借款本金2万元及利息;2.方城农行对金一设定的抵押物享有优先受偿权。
  【审判】
  河南省南阳市方城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双方签订的抵押担保借款合同有效,房产及土地均进行了抵押登记。金一对欠方城农行借款25000元及利息未归还予以认可,但金一辩称方城农行起诉已超过了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期间。经查,金一最后一次付息时间为2006年12月12日,利息付至2005年2月18日,方城农行起诉日期为2010年3月31日。方城农行提供的2008年3月31日还款凭证,金一不认可,该证据不能证实该5096.6元本息系金一所归还。方城农行的起诉超过了法律规定的二年的诉讼时效期间,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法院判决:驳回原告方城农行的诉讼请求。
  方城农行不服该判决,提起上诉,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判,改判支持其诉讼请求。
  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抵押行为发生在1999年7月,在物权法施行之前,应当适用担保法及其司法解释的规定。金一最后一次付息时间为2006年12月12日,方城农行于2010年3月31日向法院提起诉讼,本案债权诉讼时效期间虽然已经届满,但是方城农行在债权诉讼时效结束后二年内行使担保物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2条之规定,该权利依法应受法律保护,方城农行有权依法以抵押物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该抵押物的价款优先受偿。关于本案利息,应当按照双方抵押担保借款合同所约定的月息4.608‰,自2005年2月19日计算至2008年12月12日主债务诉讼时效届满之日止。二审法院据此判决:1.撤销原判;2.方城农行有权就借款本金2万元及利息(按借款合同约定月息4.608‰,自2005年2月19日计算至2008年12月12日)依法以本案抵押物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该抵押物的价款优先受偿。
  【评析】
  一、关于本案的诉讼时效问题
  诉讼时效是指权利人经过法定期间不行使自己的权利,按照法律规定其胜诉权归于消灭的制度。一般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本案中,双方均认可:金一于2006年12月12日支付利息,利息付至2005年2月18日,方城农行起诉日期为2010年3月31日。方城农行认为金一最后一次付息时间是2008年3月31日,并提供了2008年3月31日归还5000元本金和96.6元利息的还款凭证。虽然方城农行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提供了证据,但是金一对该证据不予认可,还款凭证上也没有金一的签字,方城农行也未能提供其他证据证实2008年3月31日的还款系金一所还,该还款凭证不能证实5096.6元本息系金一所归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2条第2款规定:“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所以方城农行应该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据此,一审和二审法院均认定金一最后一次付息时间是2006年12月12日,方城农行起诉时间为2010年3月31日,方城农行的起诉超过二年诉讼时效期间。
  二、关于本案的法律适用问题
  本案的抵押担保借款行为发生在1999年7月,在物权法施行之前,而形成诉讼又在2007年10月物权法施行之后,处理本案首先要解决本案的法律适用问题。
  (一)法律规定的冲突。
  一审和二审法院均认定方城农行的起诉超过二年诉讼时效期间,但对于抵押担保物权应否得到保护的认识不一致,导致了一审与二审处理结果不同。这主要源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担保法解释》)以及物权法关于抵押期间规定的不同。
  抵押期间,又称抵押期限,是指根据法律规定,抵押权人能够行使抵押权的有效期间,即抵押权的有效存续期间。抵押权属于担保物权,关于担保物权行使的时间限制,国外大致有三种立法例:一是担保物权及被担保的债权不受诉讼时效的影响而存在。二是担保物权因除权判决而消灭。三是担保物权因除斥期间届满而消灭。我国担保法未对抵押期间作出规定,《担保法解释》第12条第2款规定:“担保物权所担保的债权的诉讼时效结束后,担保权人在诉讼时效结束后的二年内行使担保物权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而物权法第二百零二条规定:“抵押权人应当在主债权诉讼时效期间行使抵押权;未行使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无论《担保法解释》还是物权法均采用担保物权除斥期间制度对担保物权的行使期间进行限制,即担保物权除斥期间届满后,担保物权即不存在,且除斥期间不发生中止、中断和延长问题,在除斥期间届满后,无论发生什么情况,担保物权均发生消灭。《担保法解释》规定的抵押期间与物权法规定不同,一审法院适用了物权法第二百零二条的规定,认为方城农行未能在主债权诉讼时效期间行使抵押权,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二审法院适用了《担保法解释》的规定,认为方城农行在主债权诉讼时效结束后的二年内行使担保物权,依法支持了方城农行的抵押权。
  (二)冲突的处理。
  本案牵涉《担保法解释》与物权法规范冲突与选择适用问题,也是法律溯及力问题。法律溯及力,又称法律溯及既往的效力,是指新的法律颁布后,对它生效以前所发生的事件和行为是否适用的问题。如果适用,就具有溯及力。如果不适用,就没有溯及力。法律一般只能适用于生效后发生的事件和行为,不适用于生效前的事件和行为,即法律不溯及既往的原则。该原则为罗马法以来所公认。如:美国1787年宪法第1条第9款规定:“追诉既往的法律不得通过”。法国《人权宣言》第8条规定:“除非根据在犯法前已经公布的且系依法施行的法律以外,不得处罚任何人”。1804年法国民法典第2条规定:“法律仅仅适用于将来,没有追溯力”。{1}
  由于法律是指导人们行为的标准,只有公布的法律才有可能成为约束人们行为的准则,所以法律不溯及既往原则是绝大多数国家所遵循的法律程序技术原则。一部新的法律施行后,对新法施行前人们的行为判断不得适用新法,而只能沿用旧法。该原则的出发点在于维护法的稳定性和可预期性。我国法律在一般情况下采用法不溯及既往的原则,按照立法法第四条的规定,法律不具有溯及既往的效力,即新的法律规定不能调整法律生效前已经发生的事实和行为。物权法第二百四十七条规定:“本法自2007年10月1日起施行”,虽然没有明确具体规定物权法的溯及力问题,但根据立法法的规定及法的一般原则,在没有作出特殊规定的情况下,该法不具有溯及既往的效力,对过去的问题,应当按照当时的规定或者约定处理。同时,物权法的颁行并不意味着担保法的废止,因此,物权法施行后将出现民法通则、担保法、物权法、海商法等规定有担保物权内容的诸法并行的局面。因此,在处理担保法等法律与物权法衔接问题时,人民法院应当坚持法不溯及既往的法律原则,凡是发生在物权法施行之前的担保物权行为,应当适用担保法及其司法解释的规定。
  物权法第一百七十八条规定:“担保法与本法的规定不一致的,适用本法”。对此仅能理解为在物权法实施后的担保行为与担保法规定不一致的,适用物权法。当然,两者一致的话,则不生影响。物权法实施后,在处理担保法等法律与物权法的冲突时,应当按照立法法第八十三条与物权法第一百七十八条规定的原则和精神,根据上位法优于下位法、新法优于旧法、特别法优于一般法的原则解决法律冲突问题。
  本案抵押担保借款行为发生在1999年7月23日,物权法自2007年10月1日施行,按照法不溯及既往原则,本案应当适用《担保法解释》的规定,而不应适用物权法的规定。本案中,金一最后一次付息时间为2006年12月12日,方城农行于2010年3月31日向法院提起诉讼,本案债权诉讼时效期间虽然已经届满,但是方城农行在债权诉讼时效结束后的二年内行使担保物权,完全符合《担保法解释》的规定,该权利依法应受法律保护,方城农行对本案抵押物依法享有优先受偿权。二审法院的处理是正确的。
  三、关于本案的利息截止时间
  本案中,利率应当按照双方抵押担保借款合同所约定的月息4.608‰计算。计息时间问题,由于金一付息时间截至2005年2月18日,所以利息应自次日2005年2月19日起算。利息的截止时间问题,金一最后一次付息时间为2006年12月12日,方城农行于2010年3月31日提起诉讼,本案债权的诉讼时效早已经届满,方城农行享有的是抵押物权,所以利息应该计算至2008年12月12日,也就是主债务诉讼时效期间届满之日止。至于主债务诉讼时效届满后的利息部分因超过诉讼时效而不在法院保护的范围之内。
  四、关于本案判决的内容
  因为本案主债权已经超过诉讼时效,所以对方城农行的第一项诉讼请求“金一偿还贷款本金2万元及利息6675.65元(利息计算至2010年3月29日)”,法院不予支持。但是方城农行对本案抵押物依法享有优先受偿权,因此对其第二项诉讼请求“方城农行对金一设定的抵押物享有优先受偿权”,法院依法予以支持。所以在判决主文的表述上不应再判决金一偿还借款本金及相应的利息,而应仅就优先受偿权进行判决。但在判决的履行或者强制执行过程中,只要金一归还了本金2万元及相应利息,方城农行也没有必要行使抵押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