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南京企业法律服务网!
设为主页|收藏本站|   致力于南京法律服务第一品牌
法律咨询服务
运用法律手段实现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经营目标
时间:2015年01月19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点击:
    《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条例》明确规定了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以“最大限度保全资产。减少损失”为其主要经营目标。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从国有银行接收来的不良资产,是国有银行历年来所积累起来的,其构成复杂,回收难度大。要实现上述经营目标,就必须克服自身机构和人员的局限,利用市场机制的力量,通过在资本市场上积极地运用证券化、购并、置换、出售、拍卖、债转股、基金管理等投资银行手段对不良资产进行重组,将其转化为可以流通的金融商品,选择合适地时机将其出售,以实现最大限度地保全资产,减少损失的经营目标。改革开放20多年来,我国的法制建设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尤其是党的十四大明确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以来,在市场主体、市场管理、宏观调控等方面,国家已经制定了一系列法律法规。但对于以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形式解决不良资产问题,目前尚无现成的配套法律法规,有必要加大专门立法的力度,但并不能将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解决不良资产问题的希望完全寄托在国家立法的特殊优惠上。金融资产管理公司首先应当在现有的法律框架内运用各种法律手段努力实现其经营目标。
  现行“分业经营、分业管理”的法律规定并不构成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业务活动的法律障碍。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业务活动具有创新性质,根据《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条例》和华融、长城、信达、东方4家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章程规定,其业务范围涉及到了证券业、银行业、信托业的业务种类。有学者据此认为,《证券法》第6条关于证券业与银行业、信托业、保险业“四业分营”的规定,构成了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业务活动的法律障碍。对此,应进行具体分析。首先,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从事银行业务和信托业务,并无法律障碍。《商业银行法》规定:“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从事吸收公众存款等商业银行业务”(第11条),《信托投资公司管理办法》规定:“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经营信托业务”(第12条)。从上述规定来看,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并领取《金融机构营业许可证》后。从事有关信托投资业务,并不违反上述法律、法规的规定。其次,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从事其资产管理范围内公司的上市推荐和债券、股票的承销等证券业务,与《证券法》第6条的规定也不矛盾。《证券法》第6条规定,“证券业”和银行业、信托业、保险业分业经营,分业管理,“证券公司”与银行、信托、保险业务机构分别设立。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即非“证券业”又非“证券公司”。其从事的资产管理范围内公司的上市推荐及债券、股票的承销业务,只是证券公司业务的一部分,证券公司所从事的证券经纪业务和证券自营业务,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均不涉及。而《证券法》并未对其他金融机构从事一定范围内公司的上市推荐和债券、股票承销业务做出禁止性的规定,因此,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开展这方面的业务并无法律障碍。考虑到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业务涉及证券业务,《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条例》规定,中国人民银行、财政部和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依据各自的法定职责对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实施监督管理;同时又规定,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可以从事中国证监会批准的其他业务活动,这也为其进一步开拓业务领域留出了空间。最后,由于《保险法》第5条明确规定:“经营商业保险业务,必须是依照本法设立的保险公司。其他单位和个人不得经营商业保险业务。”因此,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从事商业保险业务确实存在着法律障碍,在《保险法》未修改之前,尚不能从事商业保险业务。故现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管理条例》也未规定其从事商业保险业务。
  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应当充分利用国家对债权人的法律保护,实现其经营目标。我国《民法通则》、《合同法》、《担保法》、《信托法》、《公司法》、《破产法(试行)》、《民事诉讼法》等法律法规,构筑了较为严密的债权人保护法律网络,对此,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应当充分运用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最大限度地保全资产,减少损失。首先,必须严禁任何企业和个人逃废债务。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从国有商业银行接收来的债权依法受法律保护,行使债权主体的各项权利。资产管理公司及其办事处有权作为诉讼主体对债务人提起诉讼或者作为原国有商业银行的继承人参加已经开始尚未审结的诉讼;原债权银行的一切权利,包括抵押权等担保权益,均由接收其债权的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承继。其次,债权诉讼时效的中断和中止的计算。应当连续计算。原债权银行对债务人的所有带有催收债务性质的口头和书面意思表示以及债务人所有带有表示履行债务的性质的口头和书面意思表示,均构成诉讼时效中断的证据。原债权银行在全国或者省级有影响的报纸上发布的将其债权转让给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公告或通知中,有催收债务内容的,该公告或通知也可以作为诉讼时效中断的证据。即便是所接收的债权已经超过诉讼时效。从法律上说,债权本身并未消灭。只要债务人仍然存在甚至继续在经营,那么,它就必然要与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打交道。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就应以自己在金融行业中的地位和影响迫使其进入还债谈判程序。再次,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在实施债权转股权后,必须真正行使法律法规赋予的出资人的权利,参与到持股企业的资产重组和法人治理结构中去。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股权管理,有全面直接管理、委托管理和混合管理三种模式可供选择。在目前阶段,笔者认为以全面直接管理为主较好。因为目前实施债转股的企业都是经国家严格挑选出的国有大中型企业,资产管理公司在目前资本市场发育尚不完全,企业改制尚未充分开展的环境下,只有自己深入企业之中,亲自诊断其痼疾所在,并对症操刀下手,才能使其起死回生,恢复偿债能力,实现股权退出。为此,必须提高资产管理公司项目经理和派出董事、监事的业务素质,把深入企业参与管理作为一场硬仗来打。这也是关系到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能否生存发展的重要一环。如果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在实施债转股后不能很好地实现从债权人到股东的角色转换,不去充分行使法律赋予的股东权利,或没有能力充分行使股东权利,那就达不到国家实施债转股的目的,也无法实现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自身的经营目标。
  充分发挥社会中介组织的作用,借用“外脑”,提升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经营管理水平。《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条例》第27条规定:“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根据业务需要,可以聘请具有会计、资产评估和法律服务等资格的中介机构协助开展业务。”必须认识到,以成立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方式化解银行不良债权,对我国来说,是一项全新的工作。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业务活动的开展,具有强烈的制度创新因素。而目前我国各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人员大部分是从原国有商业银行调入的,其人员的知识结构和业务能力还不能完全适应全面开展资产管理业务的需要。因此,在加强人员业务学习,提高业务素质的同时,还必须充分发挥中介机构的作用,将一些会计、资产评估、法律服务等专业性较强的工作“分包”出去,并以契约形式,将有关工作的内容、要求、目标、责任、考核、验收、后继服务等,予以明确规定,从而提高工作效率,使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能够集中精力在更深更广的领域开拓业务,实现其经营目标。现代社会是一个分工越来越细密的社会,企图将一切都包揽起来,搞所谓“大而全”、“小而全”,已被实践证明是弊端丛生,没有效率的。当然,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本身应当拥有相关专业的人员,以最后确认和验收有关中介机构的工作成果。这些人员无须事必躬亲介入具体事务,可以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作为我国极具制度创新因素的新生事物,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法律框架内,它的运作既不能脱离政府的政策导向,又必须严格依照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只有充分运用好现行法律的各项规定和各种制度,才能最大限度地实现自身的经营目标。